韩式1.5分彩 > 产经新闻 >

中国汽车制造产业40年:从传统汽车到新能源汽车的“蝶变

2018-08-20 21:42

  北汽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从产业角度来讲,发展新能源汽车是中国汽车工业实现“换道超车”的有效途径。

  “2018年,我们将迎来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改革开放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必由之路,是实现中国梦的必由之路,我们要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为契机,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将改革进行到底。”这是国家主席习在2018年新年贺词中所表述的一段话。而这段话也再次向世界表明了,中国坚持改革开放的决心和信心。

  中国改革开放,源自1978年12月18日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这次会议,也彻底改变了中国的发展轨迹和未来的命运。

  自那次会议之后,改革的春风在中国的大地上唤醒了新的“生命”,同时也唤醒了中国经济的新希望。从改革之初,到深化改革,再到全面深化改革,我国经济发展也从“摸着石头过河”,到如今的满怀信心。

  40年物换星移,在这40年的“青春岁月”里,中国的“跨度”不断被刷新。40年来,中国经济发展之所以取得举世瞩目的成绩离不开我国勇于解放思想、放开国门、放开步伐、勇于创新,不断改革的结果。

  中国,从封闭到半封闭、从引进来到走出去,从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到共建“一带一路”,不断全面深化改革下的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引领者,甚至是主导者。

  40年来,得益于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中国的汽车工业也取得了不同寻常的业绩,中国汽车业也实现了从无到有,从弱到强。

  如今,中国的汽车工业在国际汽车工业中的地位在逐步提高,由此,我国的汽车市场也已成为各国汽车企业战略的必争之地。

  谈起40年中国汽车业的发展,作为老汽车人、河北省邢台市长征汽车制造厂退休工程师的张瑞敬颇有感慨。

  年过70岁的张瑞敬毕业于南开大学化学系,毕业后进入了河北省邢台市长征汽车制造厂当了一名技术工人。

  张瑞敬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回忆,改革开放之初,我国汽车工业只有一汽、二汽的中型卡车,大客车和河北省邢台市的小批量重型卡车和旅行车(面包车)。

  1978年10月,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对日本进行了首次正式访问,访问期间,参观了日产汽车君津工厂、松下产业系统的电子厂后曾接受日本记者提及的中国现代化问题时,说,这次到日本来,就是要向日本请教,我们要向一切发达国家请教。

  有资料记载,在出访日本之前,中国就已经有意识地在学习日本的制造技术,作为现代制造业综合水平体现的集合体,汽车业在改革开放之初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

  张瑞敬说,改革开放之初,在轿车方面,只有小批量的一汽生产的红旗(高档公务车)和上汽的上海牌(中档公务车)汽车。

  张瑞敬回忆,那个年代,中型卡车“一枝独秀”,家用轿车是没有的,这也是当时那个时期中国汽车的真实写照,由于“闭门造车”批量小,中国产的轿车和国际水平差距达二三十年。

  据资料显示,国产红旗轿车从1958年投产到1994年停产,25年间一共只生产了1500辆,当时量产的上海牌,年产3000辆,不足国外汽车大厂商一天的产量。当时的中国,轿车千人保有量不足0.5辆,在全球130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最后。

  中国汽车制造业不断发展,不得不提1978年时任中国第一机械工业部部长周子健,同年10月份,周子健初访德国斯图加特,事实上,这次初访对于后期中国的汽车业来说影响深远。

  根据德国奥迪公司董事长马丁波斯特的回忆录中记载,当周子健抵达德国之后,他发觉大街上的奔驰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多,而是大量的大众产品,周子健向人打听这些汽车的制造商才知道了位于狼堡的大众汽车,周子健立即决定带着代表团坐火车奔赴狼堡。抵达狼堡后,代表团徒步从火车站赶往大众汽车总部,周子健通过翻译向当班的警卫直截了当地说,我是中国的机械工业部部长,想与大众的负责人对话。那名警卫面对身穿中山装、徒步到来的中国政府的部长惊讶不已,后来他拨通了负责销售的大众董事维尔纳施密特博士的电话,这位董事在惊讶之中接待了来自东方的部长。

  周子健与大众董事维尔纳施密特的接触也由此开始。有媒体曾这样描述,当时,中国寻找合作伙伴的要求简单明确,大体来说有五个要点,第一,要有先进的产品、技术和管理,在国际上有较强的竞争力;第二,要在中国建设完整的、具有先进水平的现代化轿车工业体系;第三,能够出口,能够创汇;第四,建设高标准的零部件厂实现本土制造,培育本土企业;第五,必须有技术研发中心,帮助开发自主品牌(即后来所说的市场换技术)。

  据媒体报道,周子健初访德国两个月后,美国汽车公司(AMC)托人向当时的一机部(全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机械工业部)转达了希望同中国合作生产吉普车的意愿。1979年1月,北京汽车厂同美国汽车就合资经营等问题进行初次接触,这一年,中国还接触了法国雪铁龙、日本丰田和美国通用等。

  到了八十年代初,我国经济开始起飞,国民收入开始提高。事实上,中国的汽车业从1978年到1982年间开始“破冰”。为了中国汽车业的发展,我国也派出多个高级代表团与国际车企洽谈合作。

  资料显示,1978年,一汽用半年时间对日本11个汽车厂逐一进行对口学习考察,第一次引进了丰田生产方式。同年10月,通用汽车公司董事长亲自率领代表团来华,访问了大山深处的二汽,并最早提出“Joint Venture”(合资经营)的概念,采用共同投资、利益共享的中外合资的形式来经营。为了打消中国人的顾虑,美国人解释道:“简单地说,合资经营就是把我们的钱包放在一起,合资共同办个企业,要赚一起赚,要赔一起赔,是一种互利的合作方式。若要再说得通俗一点,合资经营就好比结婚,建立一个共同的家庭。”

  不过,在当时的那个时期,我国所有的工业企业其资产都是国有企业,为了中国汽车业的发展,合资提议的报告最终由作出了“合资经营可以办”的重要批示。

  就这样,中国的汽车业发展翻开了崭新的一页。张瑞敬告诉记者,八十年代,一些高收入家庭的年均收入已经到了购买汽车的临界点,我们也开始跃跃欲试,开展了关于发展公共交通还是发展私人轿车的大讨论。

  在与张瑞敬的交谈中记者了解到,张瑞敬在1992年5月30日星期六发表在中国汽车报上的一篇题为《关于中国第一代家用轿车的设想》的署名文章是这样表述的,中国轿车工业已开始了高起点、大批量的起步,三大三小基地已成定局,其生产纲领在五十万辆以上,将成为我国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也将根本改变我国轿车工业的落后面貌。

  文章表述,我国引进消化开发的品种,如奥迪、桑塔纳、标致、切诺基市价都在18万元以上,夏利也在八万元以上,没有三万元以下的品种,平均起来也在15万以上,这些车作为政府公务用车和企业事业单位的用车及出租车,尚可接受,但很难进入中国家庭。我国目前职工年均收入不过2500元左右,五年后即使翻一番也才有5000元左右,买台夏利也不够,即使买了汽车,这些车的油费、修理费、养路费也很难承受。

  记者注意到,张瑞敬的这篇文章还叙述了中国第一代家用轿车应当是什么样子的,在油耗方面,还提出中国人多,人均能源占有少,能源价格高,家用轿车应是省油车,百公里油耗应在5升左右。发动机功率要小,一般宜用双缸,20马力左右为好。要省油,就要降低自重,应控制在500公斤至800公斤之间,要尽量采用轻体材料,简化结构,外形流线型要好,风阻系数要低等建设性的内容。

  中国汽车业的发展也在1994年正式拉开序幕,同年,相关部门也颁布了第一部《汽车工业产业政策》。

  这部法规明确了汽车工业发展的目标和重点,并在汽车生产能力、规模、消费需求扩大等方面都有所涉及。

  张瑞敬告诉记者,我国引进了德国大众的桑塔纳之后,二汽引进了法国雪特龙,一汽引进了大众捷达,还有奥迪,广州引进了标致,就连日系车也大量涌入我国。至此,家用轿车开始了批量生产,大量投放市场。由此,中国的汽车工业进入全面发展的辉煌时期。

  资料显示,20世纪90年代后期和21世纪初期是我国轿车产业发展的黄金时期,在原有轿车企业不断扩大产能的同时,新的轿车项目如雨后春笋般地筹建和开工建设,不同经济类型的轿车企业登上了中国汽车工业的舞台。上海通用、广州本田、奇瑞等一大批轿车企业都是这一时期开始筹划和建设的,这也从根本上扭转了我国汽车产品结构单调的状况。

  北汽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2009年,是中国传统汽车市场的“井喷之年”,中国以1300万辆的产销量首次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汽车大国,各项经营指标均创历史新高。

  一项数据显示,国产轿车从2001年82万辆增加到2007年的532万辆,增幅最高的年份超过50%。尽管入世谈判对中国汽车的5年缓冲期已经届满,关税已经降到位,国产车反而占据到中国轿车市场95%的份额。

  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我国已经连续9年成为世界最大的汽车产销市场,年产销量将很快超过3000万辆。我国也是世界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在2017年,新能源产销量超过了80万辆,预计到2020年将实现年产200万辆,保有量达到500万辆。

  2000年5月份的某一天,张瑞敬到北京出差,正好遇到了堵车。张瑞敬回忆说,当时,我看到满大街的汽车都是冒着青烟,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气味。那个时候,我开始意识到,传统的私人轿车可能会成为城市的灾难,中国的汽车产业结构必须要改革了。

  事实上,在新能源危机与环境危机的双重压力下,我国传统汽车也面临着改革。而新能源汽车也应运而生。

  自2009年起,中央财政开始对新能源汽车的推广应用予以补助,在财税扶持政策推动和业内共同努力下,我国新能源企业也取得明显成效,产销量均快速增长。

  截至2015年底,中央财政累计安排补助资金334.35亿元。截至2015年底,新能源汽车累计生产49.7万辆,销售约44万辆,我国已成为全球新能源汽车保有量最大的国家。而在今年1-11月,我国新能源汽车已经完成销售60.9万辆,较上年同期上涨51.4%。

  数据显示,在“十二五”期间,中国汽车工业产销规模稳居世界第一,自主品牌乘用车开发能力在逐步提高,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也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在“十三五”计划中,生态质量的总体改善被列为了头号发展目标,因此,新能源汽车,尤其是纯电动汽车,将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契机。

  北汽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2009年,新能源汽车在那个时候并不为人们所了解,也不被人们所看好。当时国家提出“十城千辆”示范推广计划,很多人都不清楚,到底是“10个城市总共推1000辆”还是“每个城市1000辆”,由此可见一斑。而北汽集团则是毅然决然地在2009年投身到新能源汽车发展当中,率先布局,并开始了艰苦创业。

  北汽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从产业角度来讲,发展新能源汽车是中国汽车工业实现“换道超车”的有效途径。

  一项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已连续三年成为世界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全球新能源车企销量TOP10中国占了4个席位,北汽新能源也一举夺得全球纯电动汽车销量冠军,这些事实,是对近年来关于新能源汽车发展决策的有力印证。

  经过40年的不断发展,我国汽车产业已经成为国计民生的重要支柱产业。汽车也在人们的生活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改革之初,从没有人敢想自己会拥有一辆私人轿车到我国不断深化改革实现了家家有车不再是梦想的重大历史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