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式1.5分彩 > 产经新闻 >

记者张永生被抓追踪:曾报道负面新闻被要求调走

2018-08-21 13:59

  2月25日,上游新闻(全国爆料热线)记者掌握的信息显示,《兰州晨报》记者张永生是在武威市西大街上被便衣民警直接带走,刚开始审讯时未提嫖娼,而是直接让其交代在做记者期间敲诈了哪些单位。

  1月7日和8日,《兰州晨报》记者张永生、《兰州晚报》记者雒某某(女)、《西部商报》记者张某某先后失联。此后,雒某某和张某某被取保候审。

  2月6日,甘肃省检察院发布了对张永生涉嫌敲诈勒索罪的核查通报,认定其涉嫌敲诈勒索犯罪事实清楚、证据不足;嫖娼证据不足。

  2月6日,甘肃省公安厅通报称,凉州区公安局认定张永生嫖娼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省公安厅依法责令武威市公安局撤销凉州区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

  这份已经被撤销的决定书中显示,1月17日17时许,凉州区公安局刑侦一大队在西津洗浴广场307房间内查获实施卖淫嫖娼的违法行为人张永生和李某(化名)。以上事实有张永生和李某的陈述等证据证实。

  事发当天下午,兰州晨报驻武威记者站记者张永生的妻子霍女士在家里刷朋友圈时获悉,位于市区步行街中段的浙江大厦发生火灾。霍女士随即将这一消息告诉了丈夫。张永生随后开车赶往现场采访。

  下午5点多,张永生把车停在距离现场不远的西关大街。停好车后,陆续有十多名便衣民警走到张永生面前,告诉张永生他们是警察,张要跟他们走一趟。在未向张出示证件的情况下,民警收去了张永生的手机,说是凉州区公安局刑警队的,也没说涉嫌任何罪名,拉起就走。

  信息源显示,警方在开始审讯时根本就没提到嫖娼的事,而是直接问他,你这两年犯了什么罪,自己交代?你当记者这些年,敲诈了哪些单位、敲诈了哪些东西?

  此外,从7日晚上到9日凌晨,张永生基本一直坐在凳子上接受警方的审讯。期间,张永生仅在8日晚上吃了一桶方面和一袋饼干。

  武威市公安局发布的通报称,凉州分局在办案过程中查明,2011年以来,张某某伙同雒某某、张某某等人,利用记者身份,借舆论监督之名,多次敲诈勒索他人财物。

  上游新闻(全国爆料热线)记者掌握的信息显示,张永生是在看守所分号子时,才意外得知《兰州晚报》的记者雒某某和《西部商报》的记者张某某也被抓了。警方在此前的审讯中也没有提到三人互相打配合。

  1月28日,兰州晨报社撰写的一封公开信现身网络,该公开信提出了张永生涉嫌敲诈勒索案存在诸多疑点,并一一列出。

  张永生在看守所前三天是住在大号子,此后被转到约10人住的小号子,里面关押有吸毒和杀人的嫌犯。

  信息源显示,张永生快要睡觉时,监室的值班员就把他戳醒或摇醒,说他打的呼噜声音很大,影响到他人的休息。此外,张永生还被监室的其他人脱掉裤子打过。

  据媒体此前报道,张永生被指敲诈勒索的5000元均来自政府单位。不过,这笔钱物的收受细节尚未公布。

  此前,《兰州晨报》的《致武威市凉州区委政法委的一封公开信》称,如果张永生被动接受财物的行为构成受贿或敲诈勒索,那么给送财物以阻止正当新闻报道的相关领导干部也构成行贿,也应当追究其违法犯罪行为。

  2014年,武威市委宣传部一名领导对《兰州晨报》的两名领导突然提出:把你们张永生调走吧。此前,在其办公室内,宣传部这位领导曾表示,张永生不报道正面新闻,经常报道一些跳楼自杀等负面新闻,净找麻烦。

  《公开信》称,凉州区公安局刑警曾到报社调取了张永生采写的4篇稿件:2009年武威未成年人卖血事件;武威民警为犯罪嫌疑人办理假户口事件;武威一乡干部自杀身亡事件;武南镇乡村干部喝酒身亡一事。

  张永生被官方要求调走几个月后的2015年1月,当地官员拿着文件,到《兰州晨报》驻武威市记者站要摘牌,称该机构不合法。但最终,事情不了了之。

  《公开信》指出,张永生被抓当天早上,其曾和一名同事聊天,在聊天记录中,张不止一次感叹:自己被武威公安盯上了、就希望我们报道政府的业绩,什么案子呀一篇社会新闻都不让发、宣传部门恨不得把我赶出武威等内容。

  2月6日,武威市公安局通报称,根据省公安厅决定,武威市公安局已撤销凉州区公安局作出的对张永生行政拘留五日的处罚决定(凉公(刑)行罚决字[2016]9号),并启动国家行政赔偿程序,对执法过错责任人员停止执行职务,依法依规追究执法过错责任。

  24日,上游新闻(全国爆料热线)记者从凉州区政府新闻办公室获悉,有关张永生涉嫌敲诈勒索案以及相关责任人员的处理暂时未有进展或处理结果。新闻办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如有进展将会通过合适的渠道发布。

  1月7日和8日,驻武威市的《兰州晨报》记者张永生、《兰州晚报》记者雒某某(女)、《西部商报》记者张某某等三名记者先后失联。

  25日,凉州区检察院依法决定,三家报社的三名记者涉嫌敲诈勒索罪,张永生被执行逮捕,雒某某、张某某被取保候审。

  28日,《兰州晨报》的《致武威市凉州区委政法委的一封公开信》出现在网络上,指案情存在诸多疑点,武威公安涉嫌钓鱼执法。

  29日晚,武威市委书记火荣贵和市长李志勋的手机号码被泄露,不少网友给两人发短信要求官方正面回应。

  30日晚,甘肃省检察院启动对武威记者涉嫌敲诈勒索被捕案进行审查,派出工作组赴武威开展工作;同日,武威市凉州区政府新闻办开通24小时值班电话,方便记者和网民了解案件进展。

  2月6日11:30,甘肃省检察院发布核查通报,认定张永生敲诈勒索5000元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其涉嫌嫖娼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建议公安机关变更强制措施,对张永生取保候审。

  12:29,武威市公安局撤销凉州区公安局作出的对张永生行政拘留五日的处罚决定,并启动国家行政赔偿程序,对执法过错责任人员停止执行职务,追究执法过错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