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式1.5分彩 > 国际经济 >

“一带一路”国际基础设施合作白皮书》传递了哪些信息?

2018-08-24 06:08

  6月7日,在第九届澳门基础设施投资与建设高峰论坛上,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商会联合发布《“一带一路”国际基础设施合作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白皮书》是对基金会和承包商会“一带一路国际基础设施合作”课题的阶段性总结。过去两年里,课题组调研了9个“一带一路”沿线余家国际智库进行了座谈,实地考察了近20个在建基础设施项目。这一研究得到了卡特彼勒公司的大力支持。

  首先,正确认识和理解中国的发展。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成长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超出了很多人的认知,也引发了担忧和疑虑。中国的发展根本上得益于市场化改革和对外开放,得益于长期在人力资本和物质资本的积累,得益于结构调整和技术进步,得益于公共服务(包括基础设施)的改善,这是任何国家发展都需要的。中国的历史文化、自然地理条件、人口、政治制度也发挥了独特的作用。中国的发展道路独特但不是例外。

  其次,认识全球的历史性转型。工业革命以来,全球长期只有10-15%的人口享受了现代文明的成果,这是一种“少数人的现代化”。但是在过去几十年里,除了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越南等许多发展中经济体都在快速增长,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推动力。如果这些国家都实现了现代化,那么人类社会有史以来,第一次有超过一半的人口可以享受现代文明成果,迈向“多数人的现代化”。中国的发展和经济崛起不是孤立的,是全球由“少数人的现代化”向“多数人现代化转型”的一部分。

  第三,正确理解“一带一路”。“一带一路”为全球的历史性转型提供了新的动力。“一带一路”倡议本质上是发展导向的,立足于沿线各国真实的发展需求,而不是一种地缘政治战略或者计划。它是开放包容的,没有假想敌,不排斥任何国家的参与。它是平等合作的,立足于二战后建立的以联合国为多边框架的国际秩序,并对之进行了补充,各国根据需要平等开展合作。它是以市场为基础的,政府搭建合作平台和提供公共服务,企业是合作的主体。它是渐进发展,不存在严密的计划和规划,立足于具体的项目,成熟一个开展一个。它是综合全面的,包含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

  第四,中国提出“一带一路”,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天时因素是,金融危机后全球增长乏力,需要新的增长动力,中国发展到这一阶段,近十年对全球增长贡献持续超过30%;地利因素是,中国是亚欧大陆和亚洲太平洋区域的在场者,几千年和区域国家交往;人和因素是,中国长期以来践行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作为发展中国家长期开展发展合作和援助,赢得了信任。

  第五,基础设施建设是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阶梯。基础设施的完善,不仅推动了物质资源要素的流动,而且也促进了思想、观念、知识、创意的流动。基础设施不仅具有经济意义,也具有广泛的社会意义,良好的基础设施,才能让教育、医疗卫生等优质公共服务变得触手可及。这也是为什么这份白皮书的主题定为“让发展可及”的原因。

  第六,中国和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合作,有必要性,也有充分的现实基础。基础设施不足构成许多沿线国家发展的瓶颈。许多沿线国家处于城市化和工业化的中期,有巨大的基础设施需求,也有一定的负担能力。承包商会发布的《基础设施发展指数报告》也表明,现在基础设施发展处于十年来的高峰,势头良好。中国在基础设施竞争力居于全球领先位置,具有供给的优势。根据世界经济论坛的评估,中国在交通领域、能源基础设施建设的优势尤其明显。交通基础设施竞争力评分达到5.1,远远超过沿线的平均水平。

  第七,中国与沿线国家基础设施合作势头良好。据商务部的统计,2017年,中国企业在沿线.3亿美元,比2015年增长了23.5%。

  第八,“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合作充分体现了“共商、共建、共享”原则。(1)从东道国看,已经建成的基础设施项目切实促进了本地经济社会发展。譬如蒙内铁路,运营5个月客运量就超过40万人。基础设施也带动了本地工人就业,促进了技术和管理能力的建设,提升了东道国的工业化能力。(2)从国际参与看,包括美国、日本、欧洲的企业也在基础设施的价值链中多方参与,共享基建合作的机遇。(3)从中国企业看,基建合作是互利的,获得了能力提升和稳定的经济回报;(4)从社会责任看,中国企业起步晚,但学习进步很快,从无意识走向有意识,从被动走向主动。(5)关于国企问题,国有企业在“一带一路”基建市场上活跃,因为他们最早获得国际化运营的经验,拥有地方知识,能够管控风险。此外,大型基础设施项目的自然垄断性质和公共性,国有大型工程承包企业具有技术和能力优势。(6)关于债务问题。很多中国企业参与的基建项目在贷款上不具有竞争力,项目落地主要因为成本控制、建设质量和及时交付能力。大多数基建项目运营稳健,个别项目存在风险,取决于多种因素,包括东道国的经济结构和国际经济的波动。

  第九,“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合作也存在挑战。基础设施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要性常常被低估,因而难以形成稳定的政策共识并转化成坚定的政策行动。许多发展中国家,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都缺乏能力来支持投资、管理和运营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国际发展合作体系也存在短板,难以动员足够的资源支持基础设施投资。此外,许多中国企业国际化经营的经验也需要积累。多数基础设施项目缺乏科学的经济、社会和环境影响评估,这也影响了政府、企业和社会的良好沟通。

  第十,“一带一路”的未来取决于各国以及各利益相关方的共同努力。“一带一路”合作前景光明,但要有历史理性,也要有历史耐性。国家层面要加强战略性的沟通,避免用地缘政治和意识形态遮蔽了远见。各国政府、社会和企业也要加强沟通和协调。需要对合作项目展开广泛的影响评估和案例总结,为构建信任达成共识创造基础。要创新金融合作模式,分散风险,壮大利益共同体,形成长期经营预期。基础设施需要嵌入到一国的经济社会发展进程中,才能充分发挥作用,因此除了硬性的基础设施合作,也要有软性的基础设施合作,包括教育、健康等方面的合作。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作为智库型基金会,下一步将与我们的合作伙伴一起,设立“一带一路”专项研究基金,重点开展项目的经济、社会、环境影响评估和案例研究。还将与沿线国家开展软性基础设施合作。我们即将与利比里亚政府探讨合作开展校餐项目,未来也会拓展到其他儿童发展领域,期待各方的关注和支持。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起成立的全国性公募基金会,宗旨为“支持政策研究、促进科学决策、服务中国发展”。自1997年成立以来,基金会已成为集交流、培训、研究和社会试验于一体的高端智库型基金会。基金会承办年度“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组织“提升企业国际竞争力”等培训班,撰写“中国发展报告”,开展“贫困地区儿童早期发展”社会试验,都取得丰硕成果,成为连接民间与政府、国内与国外的一个重要桥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