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式1.5分彩 > 国际经济 >

WTO被遗弃?美欧日或抱团重建国际经济秩序

2018-08-11 19:04

  原标题:WTO被遗弃?美欧日或抱团重建国际经济秩序 时代财经APP记者 林怡龄 华盛顿时间7月25日

  华盛顿时间7月25日,经过三个半小时的谈判,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一同站在了白宫的玫瑰园里,向外界宣布美欧将携手退出贸易战,共同致力于零关税、消除非关税壁垒和改革国际贸易规则。此话一出瞬间激起千层浪。

  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高呼“欢迎欧盟回到贸易轨道上,今天是公平自由贸易的重要日子!”,并且还得意洋洋地昭告天下,欧盟将从美国购进大量天然气和大豆。截然不同的是,新兴国家却是一片担忧。

  《卫报》指出,美欧此前围绕汽车关税等问题闹得关系紧张,此次开启谈判被视为是一个新突破。与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的兴奋不同,容克表现得较为沉默,只是在会后表示“我来做一个交易,我们最终达成了协议。”

  根据美欧发布的联合声明,欧盟将购买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美国出口产品,包括大豆和天然气。作为回报,美国承诺在谈判期间不会对汽车及零部件提升关税,以及重新评估钢铝关税。值得注意的是,从这个联合声明来看,美国已经在谈判中稍胜一筹。

  在备受瞩目的大豆方面,中国作为美国豆农的最大金主,于此前回应美国征收高额关税时,对美国大豆征收了25%的关税,这对美国而言是个重大打击。美国当地时间7月23日,美国农业部表示,民间出口商向其呈交的报告指出,有16.5万吨销往中国的大豆订单被取消。截至6月,中国已经累计取消了61.5万吨美国大豆订单。

  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今年恰好是美国大豆的丰收年。为了稳定美国豆农的情绪和减少损失,特朗普在24日宣布了一项总额最高达120亿美元的农业补贴计划,以援助在美国挑起的贸易争端中受损的美国农场主。因此,欧盟此次承诺将从美国进口大豆,无疑是帮了美国一把。

  而联合声明中的另一个重点——欧盟将从美国进口天然气,针对的便是俄罗斯。新华社此前的报道指出,美国高调插手欧洲天然气供应问题,有着经济和政治的双重考量。

  据《金融时报》报道,在7月份的北约峰会上,美国曾毫不客气地指责德国有70%的天然气从俄罗斯进口,称其甘愿沦为俄罗斯的俘虏。长期以来,俄罗斯一直处于欧洲天然气“老大哥”的地位,但这一局面或将随着美国的插手而有所改变。

  目前,美国页岩气已经完全超过了国内的需求,预计到2020年美国天然气出口量达到900亿立方米,而高盛则预计,美国出口的这9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中,约有50%将出口到欧洲。随着欧盟从美国扩大天然气进口,俄罗斯和美国在天然气市场必有一争。

  就在外界纷纷猜测美欧自由贸易谈判已经朝前迈进一大步时,《卫报》指出,尽管双方达成了避免贸易战的协议,但关于汽车方面的放宽措施仍未提及,且目前相关细节尚不得知。双方含糊的用语给美欧和解增加了不确定性。

  实际上,早在2013年,美欧之间的自由贸易谈判就已经开启,原本预期在2016年达成协议。但自欧盟和美国启动《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谈判以来,双方围绕监管和规则的设定存在巨大分歧。除此之外,欧盟内部也存在不小的分歧,这致使TTIP历经数年谈判都未能成功。

  据《泰晤士报》2017年4月份的报道,特朗普在3月中旬会见过德国总理默克尔后,对TTIP态度明显好转。而此次美欧谈判,将是美欧自由贸易谈判重启的征兆,外界普遍认为,美国此举的背后或是在下一盘大棋。

  7月初,欧盟和日本刚签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规定欧盟将取消对日本商品99%的关税,而日本则将取消对欧盟商品94%的关税。值得注意都是,就在特朗普与容克会晤不久后,日本共同社于27日的报道称,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代表莱特希泽在美国国会参议院拨款委员会上表示,有意与日本签署双边自由贸易协定(FTA),并且将在未来30天内展开磋商。

  联系欧日和美日的谈判不难看出,美国正在筹划构建美欧日自由贸易区。而一旦目标实现,全球三大经济体将构建一个占据世界一半GDP的大市场,这将对新兴国家造成新一轮的冲击,加上此前美国曾表达过退出WTO的意愿,WTO是否会被抛弃令人担忧。

  外交与国际关系智库察哈尔学会的高级研究员王冲告诉时代财经,美欧日抱团跟WTO存在很大关系,它们的目的便是摆脱WTO重建国际经济秩序。近年来,要求WTO进行改革的声音不绝于耳。诞生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WTO,在21世纪已经明显跟不上时代发展的步伐,落后的规则与具体内容等使得不少国家纷纷转向区域贸易协定和双边自贸协定。

  另外,接下来美欧在自由贸易领域的谈判也仍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此前无法谈拢的监管和规则设定悬而未决。此外,即便欧盟层面通过,欧盟所有成员国能否通过也尚存变数,加上特朗普善变的性格,美欧能否真正达成协议仍需打个问号。

  而面对这种美欧日或将抱团的局面,中国该如何应对成为普遍关注的问题。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在接受媒体专访时指出,最主要的是要防止跟美国“贸易脱钩”。王冲则向时代财经坦言,中国必须开放市场,唯有如此,才能更好地应对现在的局势。

国际经济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