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式1.5分彩 > 国际经济 >

国际金融报:特朗普别急领GDP41%之功 美经济藏隐忧

2018-08-13 11:49

  4.1%,这个让特朗普总统欣喜的数字,可未必是他心中的理想数字。如果你要知道他所想的是多少时,恐怕你会嘀咕一句《三国演义》的词汇:得陇望蜀。

  二季度4.1%的年化经济增长率数字公布后,特朗普总统在一次电视节目上有些得意忘形。他一激动说,如果贸易赤字减半,美国可能会达到历史增长率。多少呢?总统说是8%或9%。真能这样么?美国人也有不相信的,比如Continuum Economics公司的董事总经理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就泼冷水说,从长期看,3%都很难实现。他说,特朗普的税改只会带来短期利益。

  总统激动时口吐的数字因为没限定期限也没限定统计口径,暂时可以不用讨论。单就4.1%的数字看,也确实很不错,远超金融危机后2%的平均水平,当然能不能说明“美国经济实现了历史性的转变”,还不能简单下定论。至少有两种情绪在评判这个数字,乐观派认为美国经济将就此企稳甚至向上走,悲观派则认为已经潜藏隐忧,步入经济扩张期下半场,不说衰退也是增长乏力。旅居北京的英国经济分析人士罗思义甚至说,4.1%的GDP增长峰值都是二战以来13位美国总统里最低的。

  乐观和悲观可能都未必全面,对美国经济增长的判断还得交给时间以更长维度的观察才能更精准。就当前来看,可以将4.1%视为特朗普总统的政绩,进而称之为特朗普经济学的胜利吗?或者换句话说,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正在或会继续给美国带来繁荣吗?再更进一步说,是该感谢特朗普的保护主义政策吗?

  就4.1%来说,特朗普的税改政策确实是表现较佳的主要推动因素。但减税等相关的财政刺激政策,并不能带来持续的繁荣,一般认为减税的效应将持续到2020年就会边际递减,美国的财政政策将不得不由扩张性回调到紧缩性,这里的一个重要担忧就是财政赤字将会不失时机地制约着减税效应。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就不是很乐观,其发布的最新预估报告称,截至9月30日的2018财年,联邦政府财赤将高达8900亿美元,2019财年将超过1万亿美元。

  被称之为“格林斯潘之谜”的长短期收益率倒挂,也被认为是美国经济潜藏隐忧的重要表征。尽管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说他不关心收益率曲线倒挂,但仍有不少经济学者表示担忧。现实的数据是,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和两年期国债收益率的利差正在不断创11年来的新低,距离倒挂不需要太长时间了。过去的“魔咒”还会起作用吗?换句话说,你有信心认为这个“魔咒”会因特朗普总统执政而改变吗?

  恐怕没有多少人可以下这个判断。影响美国经济持续增长的因素除了上述外,还有美联储加息、企业利润率下降、消费过热以及债务违约率上升等。这些因素都会制约着美国经济的持续增长,而特朗普总统所采取的经济政策,并不能认为对解决这些问题就一定有效,相反保护主义的贸易和经济政策,反而会加剧一些因素的作用,比如企业利润率,就很难得出会因贸易战而增长的结论。

  特朗普总统正在享受着美国经济的周期性红利,即使不考虑债务和赤字风险,他的减税、基建等措施在推高经济增长的同时,也在推高着通货膨胀,随之而来的就是美联储的加息。就算美国经济短期可以躲过衰退,也很难持续目前的上升势头。而特朗普总统全球大打贸易战的风险,还没有完全计算在内。特朗普总统现在就开始表功,似乎真的是早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