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式1.5分彩 > 国内经济 >

揭开某人如何搞浮夸风搞垮中国经济、嫁祸的真相

2018-08-24 06:05

  搞农村城镇化无疑于是前的又一次,又一次飘起脱离国情的唯心主义浮夸风,其真实目的就是要彻底解除农村集体经济,就像铁路私有化一样彻底私有化人民公社和集体仅有的一点集体资产,彻底摧毁社会主义公有制基础,其最终结果就是使大批农民再次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再次被迫沦为被剥削、被压迫者,社队村干部将再次成为地主、富农、官僚资产者、世袭者,让人剥削人、人吃人的资本主义社会在农村重现!我们有必要回顾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历史,了解真实党史,看党史资料集锦:是如何大搞唯心主义,其浮夸风如何葬送中国却嫁祸。我们看是如何愤怒揭批的系列讲话,是如何被罢免职务的,最终又是如何纠正错误、挽救中国命运的

  1959年2月27日在郑州会议上的讲话指出:他们误认人民公社一成立,各生产队的生产资料、人力、产品,就都可以由公社领导机关直接支配。他们误认社会主义为,误认按劳分配为按需分配,误认集体所有制为全民所有制。他们在许多地方否认价值法则,否认等价交换。因此,他们在公社范围内,实行贫富拉平,平均分配,对生产队的某些财产无代价地上调;银行方面,也把许多农村中的贷款一律收回。“一平、二调、三收款”,引起广大农民的很大恐慌。把公社、生产大队、生产队三级所有制之间的区别模糊了,实际上否认了目前还存在于公社中并且具有极大重要性的生产队(或者生产大队,大体上相当于原来的高级社)的所有制即否认生产队的所有制,否认生产队应有的权利,任意把生产队的财产上调到公社来。同时,许多公社和县从生产队抽取的积累太多,公社的管理费又包括很大的浪费(例如有一些大社竟有成千工作人员不劳而食或半劳而食,甚至还有脱产文工团)。公社应当实行权力下放,三级管理,三级核算,并且以队的核算为基础。在社与队、队与队之间要实行等价交换。 公社是1958年秋季成立,括〈刮〉起了一股共产风,一是穷富拉平,二是积累太多,还有三是猪鸡鸭无偿归社,部分桌椅板凳刀锅碗筷无偿归公共食堂,以及自留地归公,这几项中,有些是归社的,如部分自留地,有些是不得不借用的,如食堂房屋用具,有些则是不应当归社而应当不动的,如全部鸡鸭和一部分猪,另一部分猪应当作价归〔社〕,而不能无偿归社。这样一来,共产风就括〈刮〉起了。无偿占有别人劳动成果,是不能被许可的。我们只无偿剥夺帝国主义的(日德意)、封建主义的、官僚资本主义的财产(生产资料),我们曾经侵犯了地主一部分多余的生活资料(粮食、房屋),而这些都是劳动人民的劳动成果,并非侵占帝国主义者、地主、官僚资本家的劳动成果,他们是不劳而食的,无所谓劳动成果。对于民族资产阶级的生产资料,我们没有采取无偿剥夺的办法,而是实行赎买政策。因为他们虽然是剥削者,但是他们曾经是民主革命的同盟者,现在又不反对社会主义改造.我们采取赎买政策,就使我们在政治上获得主动,经济上也有利。同志们,我们对于剥削阶级的政策尚且如此,那么,我们对于劳动人民的劳动成果,又怎么可以无偿占有呢? 六中全会公社决议的一套制度,二个半月来根本没有实行。实行了集体福利、公共食堂、劳动与休息。问题不这样提,共产风会继续发展。我提议请你们开一个六级干部会,找一批算账派参加。 十二句话应再加两句价值法则,等价交换。统一领导,队为基础分级管理,权力下放;三级核算,各计盈亏,适当积累,合理调剂,收入分配,由社决定,多劳多得,承认差别,价值法则、等价交换。不解决这个问题,就没有了。 的报告和内部参考中的材料你们看到没有?我就不相信长江、珠江流域马克思主义就那样多?我抓住把陶铸的辫子抓到了。 开条子调东西调不动,就让许多人拿秤去秤粮食,群众普遍抵制,于是翻箱倒柜;进而进行神经战,一顶帽子“本位主义”一框----。什么叫情,情者情况也,等价交换也,不是人家本位主义,而是我们上级犯了冒险主义,翻箱倒柜,“一平、二调、三收款”,一张条子,一把秤,一顶帽子,这是什么主义?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老弱转乎沟壑,壮者散而四方”那里有钱就往那里跑。你不等价交换,人家人财两空,我们许多政策引起他们下决心这样做,这是合法的。我们领导是没有群众支持的。当然也包括桌椅板凳,刀锅碗筷,去年工业抗旱,大闹钢铁,献工献料,什么代价也没有。此外,还要拿人工,专业队都要青年,还有文工团都是青年,队长实在痛心,生产队稀稀拉拉。这样下去一定垮台,垮了也好,垮了再建。无非是天下大笑。我代表一千万队长级干部,五亿农民说话,坚持搞右倾机会主义,贯彻到底,你们不跟我来贯彻,我一人贯彻,直到开除党籍,也要到马克思那里告状。 无代价的上调是违反中央的,要搞工业,不搞农业,未到期的贷款都收回了,是不是中央不两条腿走路?人民公社正在发展,需要支持,不能拦路抢,李逵的办法,文明的办法叫做“剪径”,绿林豪杰叫“剪径”,现在绿林豪杰可多了,你们是否在内。 你们认为怎样才能巩固人民公社?一平、二调、三收款,我看这样下去公社非垮台不可。粮食供给要坚持下来,“无竹令人俗,无肉令人瘦,若要不俗又不瘦,除非冬笋炒肥肉”。多种经营,付业生产都要归队办。

  1958年毛主席在武昌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严厉反浮夸共产风后,浮夸共产风并没有得到纠正,反而继续在进行。看毛主席在1959年春给小队级的信,就能明白毛主席讲话指示对某些人根本起不了作用,这又那来专制?到底谁专制?1959年4月29日公开给省级、地级、县级、社级、队级、小队级的同志们的信指出:第一个问题,包产问题。南方正在插秧,北方也在春耕。包产一定要落实。根本不要管上级规定的那一套指标。不管这些,只管现实可能性。例如,去年亩产实际只有三百斤的,今年能增产一百斤、二百斤,也就很好了。吹上八百斤、一千斤、一千二百斤,甚至更多,吹牛而已,实在办不到,有何益处呢?又例如,去年亩产五百斤的,今年增加二百斤、三百斤,也就算成绩很大了。再增上去,就一般说,不可能的。 经过十年八年奋斗,粮食问题可能解决。在十年内,一切大话、高调,切不可讲,讲就是十分危险的。须知我国是一个有六亿五千万人口的大国,吃饭是第一件大事。第四个问题,播种面积要多的问题。少种、高产、多收的计划,是一个远景计划,是可能的,但在十年内不能全部实行,也不能大部实行。十年以内,只能看情况逐步实行。三年以内,大部不可行。三年以内,要力争多种。第六个问题,讲真话问题。包产能包多少,就讲能包多少,不讲经过努力实在做不到而又勉强讲做得到的假话。收获多少,就讲多少,不可以讲不合实际情况的假话。对各项增产措施,对实行八字宪法,每项都不可讲假话。应当说,有许多假话是上面压出来的。上面“一吹二压三许愿”,使下面很难办。因此,干劲一定要有,假话一定不可讲。同现在流行的一些高调比较起来,我在这里唱的是低调,意在真正调动积极性,达到增产的目的。如果事实不是我讲的那样低,而达到了较高的目的,我变为保守主义者,那就谢天谢地,不胜光荣之至。

  一九五九年七月五日粮食问题严肃指出: (二)下年度销售计划,我感觉不但一千零二十亿斤是太多了,这个文件上调整为八百五十五亿斤,似乎也略为多了一点。是否可以调整为八百亿斤,或者八百一十、二十亿斤呢?多储备,少食用,以人定量,粮食归户,食堂吃饭,节余归己,忙时多吃,闲时少吃,有稀有干,粮菜混吃,仍然可以吃饱吃好,可不可以这样做呢?(三)多产粮,是上策。田头地角,零星土地,谁种谁收,不征不购,主要为了解决饲料,部分为了人用。恢复私人菜园,一定要酌给自留地。凡此种种,可以多收。既已多收,可以多吃(主要猪吃,部分人吃,例如菜)。(四)好好地精细地安排过日子。是否可以按照一九五七年的实际产量安排过日子呢?一九五七年的日子不是过得还不错吗?这样做,农民的粮食储备就可以增得较多了。手里有粮,心里不慌,脚踏实地,喜气洋洋。

  我建议,的省委(市委、自治区党委)、地委、县委、公社党委,以及管理区、生产队、生产小队的党组织,将养猪业,养牛养羊养驴养骡养马养鸡养鸭养鹅养兔等项事业,认真地考虑、研究、计划和采取具体措施,并且组织一个畜牧业家禽业的委员会或者小组,以三人、五人至九人组成,以一位对于此事有干劲、有脑筋而又善于办事的同志充当委员会或小组的领导责任。就是说,派一个强有力的人去领导。有人建议,把猪升到六畜之首,不是“马、牛、羊、鸡、犬、豕(豕即猪)”,而是“猪、牛、羊、马、鸡、犬”。我举双手赞成,猪占首要地位,实在天公地道。我国的肥料来源第一是养猪及大牲畜。一人一猪,一亩一猪,如果能办到了,肥料的主要来源就解决了。这是有机化学肥料,比无机化学肥料优胜十倍。一头猪就是一个小型有机化肥工厂。 以粮为纲、多种经营、全面发展、反浮夸、反造假、产风、反“一平、二调、三收款”就是一直強调的。是各次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多次讲的话题,可谓苦口婆心了。然而,毛主席去世后,78年的十一届3中全会就迫不及待地分田单干,这做法和时期分田到户解散人民公社是一脉相承的,就是这样十一届第六次全体会议通过了颠倒是非的决议。

  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却指出; (17)一九五八年,党的八大二次会议通过的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及其基本点,其正确的一面是反映了广大人民群众迫切要求改变我国经济文化落后状况的普遍愿望,其缺点是忽视了客观的经济规律。但是,更由于同志、中央和地方不少领导同志在胜利面前滋长了骄傲自满情绪,急于求成,夸大了主观意志和主观努力的作用,没有经过认真的调查研究和试点,就在总路线提出后轻率地发动了“”运动和农村人民公社化运动,使得以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和“共产风”为主要标志的左倾错误严重地泛滥开来。从一九五八年底到一九五九年七月中央政治局庐山会议前期,同志和党中央曾经努力领导全党纠正已经觉察到的错误。但是,庐山会议后期,同志错误地发动了对彭德怀同志的批判,进而在全党错误地开展了“反右倾”斗争。八届八中全会关于所谓“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反党集团”的决议是完全错误的。这场斗争在政治上使党内从中央到基层的民主生活遭到严重损害,在经济上打断了纠正左倾错误的进程,使错误延续了更长时间。主要由于“”和“反右倾”的错误,加上当时自然灾害和苏联政府背信弃义地撕毁合同,我国国民经济在一九五九年到一九六一年发生严重困难,国家和人民遭到重大损失。

  这个决议,根本不提1957年以来的成都、郑州、武昌、等会议上的反造假、反浮夸、产风的讲话和严厉批评,也根本不提毛主席的工作方法六十条、1959年4月29日给省级、地级、县级、社级、队级、小队级的同志们的信、一九五九年十月三十一日关于发展畜牧业问题等各问题的批示。也根本不提一线、二线负责问题,反而把责任归于在胜利面前滋长了骄傲自满情绪,急于求成,夸大了主观意志和主观努力的作用,没有经过认真的调查研究和试点,就在总路线提出后轻率地发动了“”运动和农村人民公社化运动,使得以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和“共产风”为主要标志的左倾错误严重地泛滥开来。甚至于说是毛主席头脑发热。随后,和某些学者便在此决议之庇护下,把河南信阳、安徽、四川、山东、甘肃的造假、高征购、求政绩和严重违纪,以至饿死人的责任全部栽到主席身上。并无限夸大饿死人的数据,从二千多万到七八千万人。根本无视49年全国只47500万人,1960年全国六亿来人的事实。重灾只五省,还不是五省全部地县,那来饿死四千多万到七八千万人?如真饿死了四千多万到七八千万人,那么责任也是全由刘、邓负责,因他们才是一线领导者,也是具体工作负责人,一个是党的付主席,一个是中央书记处总书记,两人均主持日常工作和主管农业,如果能执行毛主席的指示,执行中央的决定,落实毛主席的讲话,不搞阳奉阴违的话,三年困难和饿死人的事就不会发生。如果在59年能执行毛主席给小队信中的意见,也不会发生饿死人的事。这些都是不能否定的历史事实,为何不提出来呢?决议中隐含了只有他的领导,从一九六二年到一九六六年国民经济得到了比较顺利的恢复和发展。人们如果没有健忘,“反右倾”专案组组长和反右政策、定性等不就是这个组长吗?讲“、粟裕不能平反”不就是这个组长吗?摘“分子”帽子和对战犯的特赦是从1959年建国10周年国庆时搞的,怎么是一九六二年一月七千人大会后开始呢?不顾历史事实,颠倒黑白,其目的就是混淆是非,掩盖自己的错误和罪行,并且嫁祸,真是恬不知耻,罪大恶极。庐山会议就更不用谈了。

  一九六○年三月二十三日坚决制止重刮“共产风”等违法乱纪行为指出: 去年三月郑州决议忘记了,去年四月上海会议十八个问题的规定也忘记了,“共产风”、浮夸风、命令风又都刮起来了。一些公社工作人员很狂妄,毫无纪律观点,敢于不得上级批准,一平二调。另外还有三风:贪污、浪费、官僚主义,又大发作,危害人民。什么叫做价值法则,等价交换,他们全不理会。

  一九六○年十一月十五日彻底纠正“五风”指出: 各中央局,各省委、市委、自治区党委:发去湖北省委王任重同志报告一件,湖北省沔阳县总结一件,湖北省沔阳县通海口公社纠正错误后新情况报告一件,供你们参考。必须在几个月内下决心彻底纠正十分错误的“共产风”、浮夸风、命令风、干部特殊风和对生产瞎指挥风,而以纠正“共产风”为重点,带动其余四项歪风的纠正。一定要走群众路线,充分发动群众自己起来纠正干部的“五风”不正,反对恩赐观点。

  一九六○年十二月三十日坚决退赔,刹住“共产风”指出: 我们在井冈山时期红四军的布告中就讲平买平卖,“八项注意”中就有买卖公平这一条。平买平卖就是等价交换。我们历来主张买卖公平,等价交换。公社在短短的时间内,搞来了那么多东西,怎么搞来的?那不是白手起家的,要坚决退赔。县、社两级和有关部门都要退赔,有实物退实物,有钱退钱。大办县、社工业,大办副食品基地,我们都同意过。几个大办一推行就成了一平二调。县、社干部不满意不要紧,我们得到了农民群众的满意,就得到了一头。机关、学校、工厂、部队,谁平调了谁赔。社、县、省这一头赔了,少了,那一头就有了;这一头空了,那一头就实了。那一头就是几亿农民。要纠正“共产风”,就要真兑现,不受整、不痛一下就得不到教训。苦一下、痛一下,这样才能懂得马克思主义的等价交换这个原则。一平二调是上面搞出来的,谁搞谁负责。 我们搞了十八条,十四句话,也搞了六条指示,这些就是为了纠正“共产风”,纠正瞎指挥风;另一方面,又来了几个大办,大办钢铁,大办县、社工业,大办交通,大办文教,又大刮起“共产风”。这就是前后矛盾,对不起来。现在值得注意的一个问题是,庐山会议后,估计今年是好年成。一以为有了郑州会议决议,有了上海会议十八条,“共产风”压下去了,对一个指头的问题作了解决;二以为反了右倾,鼓了干劲;三以为几个大办就解决问题了;四以为年成逢单不利逢双利。没有料到,一九六○年灾更大了,人祸也来了。这人祸不是敌人造成的,而是我们自己造成的。今年一平二调比一九五八年厉害,一九五八年只有四五个月,今年是一整年。敌人破坏也增加了,大办也不灵了,“共产风”大刮了。

  无耻文人们,你们看看毛主席从1956年论十大关系起到1962年七千人大会前的一系列指示,和武昌、郑州、成都、北戴河、上海等等大小会议上的讲话,你们为何不讲?能毀掉吗?反浮夸、反造假,反了整整5年,到1961年在的扭转下才逐步好起来。这根本抹不掉的事实!你们拿出否定这些证据来嘛!你的嘴巴不能像妓女的逼颠倒。

  一平(平均主义)、二调(无偿调拨)、三收款的共产风盛行,休耕制敞开肚皮吃饭这一类话就是多次讲的,贼喊捉贼。 毛主席讲:明年增加到四百万吨,这是几个马克思主义了,你办得了吗?你把根据讲出来,为什么明年搞这么多?西北去年只有一万四千吨,比蒋介石少一点。今年五万吨,超过蒋介石,明年七十万吨,增加了十三倍,这里头有机会主义吗?华南去年二千吨,今年六万吨,增加三十倍,马克思主义越到南方越高,明年六十万吨,增长十倍。这些数字,还要核实一下,要各有根据,请富春同志核实一下,今年多少,明年多少,不是冒叫一声。这里的南方这个人从二千吨浮夸到明年六十万吨,这不是放卫星吹牛皮?

  本性不改,80年后又改不了吃屎! 这里的南方这个,主席又是批评谁呢?主席曾多次说过,我是孤立的。宁都会议解除毛主席的一切职权时,毛主席就说:天下理无常是,事无常非。先日所用,今或弃之;今之所弃,后或用之我恭候中央的处理。”中断了几秒钟,他又说了两个字“完了(发言)”。 在1965年接见一个外国的代表团时,曾回忆起这段被打入冷宫的往事。风趣的说:“我这个菩萨,过去还灵,后头就不灵了。他们把我这个木菩萨浸在粪坑里,再拿出来,搞得臭的很。那时候,不但一个人也不上门,连一个鬼也不上门。我的任务是吃饭睡觉和拉屎。还好,我的脑袋没有被砍掉。” 1965年2月的一天,周恩来到处汇报工作,其中谈到对经济指标党内有不同意见。说,"理无常是,今日是之,后或非之;今日非之,后或是之"。这句线年前江西苏区时期,在宁都会议上说的。在那次会议上,博古、张闻天、顾作霖、项英等人,对进行了批判,并剥夺了指挥四次反“围剿”胜利的的兵权。周恩来也参加了这次会议,对不服判决的发言印象深刻。于是,周恩来就检讨自己保守。摆摆手,笑言道:恩来,你就是什么事情都要往自己身上揽,你不用多虑,有些人是觉得我的思想过时了,不想跟我走了,可是,你还会跟我走的。

  无数亊实证明,人民公社制度应是人类最先进的。今天的以色列就是学习了“全民皆兵”“集体主义”“游击战”理论等光辉思想,搞了人民公社如此制度高速发展,在中东一个弹丸之国能够抗击强大的埃及利比亚伊拉克@iran@等联合军,赢得数次中东战争的胜利。无数亊实证明,思想是中华民族避免受屈辱、亡种和崛起強大的最伟大旗帜。古贤言:江山可改,本性不能移,造假、谎言、浮夸的人永远不会立地成佛,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