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式1.5分彩 > 国内经济 >

新中国成立后经济领域的第一次战役

2018-08-13 23:16

  中华人 民共和 国成立 后 , 最突 出的困难和压力之一 , 就是 物价飞 涨 , 市场 剧烈动荡 , 严 重 冲击着社会 生产和 人 民 的生活 。 从 1 9 4 9 年 4 月到 1 9 5 0 年 2 月 , 在 不到 一年的时间 内全 国 就出现 了四次大的涨价风 。 其中 , 尤以 19 4 9 年 1 0 月至 1 1 月的一 次为害最 大 。 据天津 、 西安 、 上 海 、 汉 口 四大城市统计 , 在 19 4 9 年 1 0 月 0 ] 日到 1 1 月 2 0 日的 4 0 天 中 , 天津 : 面 粉价格上涨 2 . 4 倍 , 大米上涨 3 倍 , 白布上涨 3 . 6 倍 , 纱上 涨 3 . 8 倍 ; 西 安 : 面 粉上 涨 3 . 6 倍 , 大米上 涨 3 倍 , 白布上 涨 2 . 5 倍 , 纱上 涨 2 . 1 倍 ; 上 海 : 面 粉 (至 川 月 1 0 日 )上 涨 1 . 5 倍 , 大米上 涨 1 . 7 倍 , 白布上涨 2 . 6 倍 , 纱上涨 3 . 6 倍 ; 汉 口 : 面粉上 涨 2 . 1 倍 , 大米上 涨 2 倍 , 白布上涨 2 . 3 倍 , 纱上涨 2 . 5 倍 。 从全 国看 , 1 9 4 9 年一年之 内 , 物价指数平均上涨 1 9 倍 。 物 价如 脱疆的野 马 猛 烈上涨 , 使市场陷于 动荡 不定 和严重 失控的局面 , 剧烈地 冲击和 破 坏 了国家经济生 活的正常秩序 , 动摇着遭受长期战争破坏十分脆弱 的国家的经济根基 , 威 胁着新生 的人 民政权 。 不 解决物价和市场问题 , 新 中国不可能站稳 脚跟 , 社会改革 、 经济 建设也将无从谈起 。 为了平息物价上涨风 , 牢牢掌握市场领导权 , 为国 民经 济的恢复和各项社会改革创造 一个 良好的环 境 , 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 , 在建国后 的第一 个月 , 人民政府即开 始集中力量 , 雷厉 风行地进行了一场平抑 物价 、 控制市场的斗争 。 由于指挥得 当 , 斗争有力 , 这场斗争进 行得有色 有声 , 立 竿见 影 , 获得了全胜 。 兴 奋地指出 : 这 场斗 争的意 义不下于 淮海战 役 。

  建国初期物价猛烈上涨 , 有历 史的现 实的各个方面 的原因 。 首先 , 建 国初期物价猛 烈上 涨 , 市场秩 序混乱 , 是 政府在中国 2 0 多年腐朽统治所造成的严重社会问题 , 新中国成立后难于在 一夜之 间将其消除 。 国 民党政府在大陆统 治期 间 , 为了实 行其独裁 内战政策 , 维护 其对人 民的血 腥 统治 , 在经济上实行 了通 货膨胀 政策 。 从 19 3 6 年 7 月到 19 峨8 年 8 月的 1 1 年 间 , 其货 币发行额 由 1 4 . 1 亿元 猛增到 6 6 3 6 9 4 6 亿元 , 增 加 了 4 7 万倍 。 同期 , 仁海物价上 涨 5 7 .1 4 万倍 。 19 铭 年 8 月 , 国 民党政府改发金 元券 , 发行额 为 2 . 2 亿元 。 到 1 9 4 9 年上海解放前夕 , 金元 券发 行 额 已达 6 7 9 4 5 8 亿元 , 为金 元券开始 发行时总 额的 3 0 . 7 万 倍 。 同期 , 上 海物价上 涨 6 J 4 . 1 万倍川 。 这样的大量发行货币 , 造成货 币急剧贬 值和物价猛 烈上 涨 , 在古今中外历 史上是 罕 见的 。 当时有人做 了个有趣的计算 : 如 果说 10 0 元 法 币在 1 9 3 7 年可以 买两 头黄牛 , 那么 到 19 3 8 年就 只 能买 一 头猪 , 到 1 9 4 3 年 只 能 买 一 只鸡 , 到 ! 9 ,1 7 年 只 能 买 一 个煤球 , 到 19 」8 年连 一粒大米也买不 到 了 。 由于 政府发行的货币 不断 贬值 , 毫无信誉 可言 , 于 是黄金 、银元 、 外币 , 甚 至清王朝发行的铜 元都成 为 市场 通 行无阻 的硬 通货 . 人 们竟 相 购 买贮 存 。 倒卖黄金 、 白银 、 外 币 , 囤积重 要商品 , 买 空卖空 成为最 赚钱 的行 业 , 在 社会 卜滋 生 了一 大批投机 商人 。 他 们手中握 有大量投 机资本 , 专 门 从 扛金 银 、 棉纱 、 半 良食等重 要物 资的 投机 倒把 。 仅上 海一 地就有二 、 三十万 人从 事“ 踢 皮球 ” 、 “抢 帽子 ” 等商业投 机 活动 。 专门 从事投机倒卖的纱号有 3 6 5 家 、 棉布号 2 3 7 1 家 、 糖 行 6 1 4 家 , 及数 以 千 计的地上 、 地 下钱 庄和 无法计算的在马路边 倒卖银元的银 元贩子 。 在“ _五下如商 , 商不如投 ”的 经济畸形 发 展 下 , 许多工厂 、 商店也卷入 了投 机行列 , 以大部分 资金 和 力量 进 行投 机活 动 。 其次 , 国家为了缓解财政困难 , 维持庞大 的军 事行政 费用 支出 , 通 货发行 过 多 , 也是造 成物价上涨和 市场不 稳的一 个重要原 因 。

  建国初期 , 人民解放军为了追 歼 残余武装 , 统 一 大陆 , 战争还 在华南 、 西 南等大 片国土上 紧张进行 , 军事费用开 支很 大 。 19 4 9 年军费支出 占全年财政总收 入 的一 半以 上 , 1 9 5 0 年仍为 4 1 . 1 % 。 还 由于革命在 全 国的胜利 , 人 民政府对 旧有文 化教育事业 的接管 , 以 及对国 民党政府人员采取了包下来的政策 , 人 民政府所 负担的公教人 员急剧 增 加 , 总 数由 1 9 4 9 年的 7 0 0 万人 增加到 1 9 5 0 年的 9 0 0 万人 , 这需 要 一笔很大的财政支出 。 另外 , 人 民 政府还要 拿出相当数量的资金 恢复被战争破坏 的 交通 和其它 , 救济城 市的 失 业 工 人和 农村受灾的灾民 。 但是 , 由于这时工农业生 产 尚未恢 复 , 正常的税 收制度尚未建立 起来 , 国家的财政收入 十分有限 。 老解放区的农 民多年来 已经 为抗 日战争和解放 战争的 胜 利 流血流汗 , 出 人出粮 , 作出了巨大牺牲 , 解放后他 们还 承 担着数 额 不小的农业税 ( 约 占其 总收 入 的 1 9 % ) , 再也不能增 加他们的负担 。 还 由于 战争时期各根 据地相 对独 立 的财 政管 理 制度 尚未改变 , 主要 财政收 入 尚分散在各地 , 这就 更 加剧 了 中央财政捉 襟见 肘 、 十分 拮 据的局面 。 19 4 9 年国家财政赤字约 占全部支出的 2 / 3 。

  19 5 0 年虽 然经 过精打细算 , 财政赤 字仍 占预算总支出 的 1 8 . 7 % 。 为了弥补 赤字 , 维持 开 支 . 国家不得 不增 发货 币 , 以解燃眉 之急 。 人民 币的发行额如果以 1 9 4 8 年 为基 数 , 到 1948年为基数,到1949年11月就增 加 了11倍 , 到 19 5 0 年猛增 为 270 倍 。 这样做的结果 , 虽然一 时满足 了财政支出的需要 , 但必 然引起市场供求的 不平衡 , 货币贬值 , 物价上涨 ; 同时 , 也给投机资本以可乘之机 。 19 4 9 年 1 1 月到 19 5 0 年 1 月 , 人 民 币发行额 由 2 0 0 0 0 亿元增 至 4 1 0 0 0 亿元 , 增 幅 为 一 倍 ; 同 期物 价相 应 上 涨 钧 % , 上 海的面粉上 涨 幅度为 8 0 % 。 再次 , 旧社会遗 留下来的投机商 人和 投机资本的乘机兴 风作浪 , 也是造成解放初 期物 价骤 涨 、 市场剧烈震动的一个不 可忽 视的原 因 。 建国初期 , 仅仅 由于通货发行过 多而 引起的物 价上 涨 , 其幅度和速 度还是可 以控制 的 。 而建国初 期物价的失控和暴涨 , 以及 由此而 引起的市场剧 烈动荡 , 则 是和 社会上的投 机商人和 投机 资本的作怪分不开的 。 人民政府在 接收 国 民党的旧摊子时 , 不得 不把一 批投 机商人和 投机资本也接收过来。 这些投 机商人和 投机 资本积 习难改 , 他们无视新中国 的成 立 , 低估了人 民政府的力量 , 妄图 由他们继续操纵 市场 , 乘人民政权刚刚建立立足未稳 , 货 币发行过多和 物资供应不 足之机 , 在市场上 兴风 作浪 , 混水摸鱼 , 牟取暴利 。

  1 9 4 9 年春 , 华 北地区春旱 , 青黄不接 , 市场粮食供货不足 , 投机 商人认为有机可 乘 , 大肆抢购 套购和 囤积 粮食 , 引起市场粮食价格的急剧上涨 。 4 月 4 日 , 北京市场每袋面粉 1 8 0 0 元 , 4 月 3 0 日上 涨 为 2 8 0 0 元 。 天津 3 月下旬到 5 月上旬 , 玉 米面上 涨 2 6 1 % , 小米上 涨 2 0 3 . 7 % 。 这 股涨 价风 , 很快波及 华中 、 山东 、 苏北等地 。 6 月 , 由于帝国主 义和 民党对上 海进行轰炸 和 封锁 , 江浙一带又遭水灾 , 部分交通受阻 , 上海投机 商人带头抢 购 囤 积粮食 , 哄抬 粮价 , 随后 又把抢购 囤积 的 目标扩展到 棉纱 、 布正等人民生活 的必 需品 , 又一 次掀起了带有全 国 性的涨价风 。 从 6 月 2 0 日到 7 月 2 1 日一 个 月中 , 上海米价上涨 4 倍 , 纱价上 涨一 倍 。 此 次 涨价风波及到 华东 、 华北 、 华中 、 华南 等地 。 1 0 月 , 由于 国 家货 币发行过于 集中 (该月 的 货 币发行量 为 7 月 的 4 倍 ) , 市场游资增加 , 商品供不应 求 。 于是 上海 、 北京等地投机 商人 串通 一 起 , 南北呼 应 。 他 们用 电话互通行情 , 共同行 动 , 集中资金 同时抢购粮 食 、 棉纱 、 五 金 、 化工等商品 , 造成上述商品的价格 每天 以 2 0 %到 3 0 %的速度上扬不 止 , 形 成建国前后 来势最猛 、 范围最广 、 幅度最 大的一 次涨价风 。 到 1 1 月底 , 上海每担大米的价格上涨到 组0 0 0 0 0 元 , 为 7 月份 当地价格的 5 倍多 。 1 0 月 1 0 日到 1 1 月 2 0 日 , 一 个多 月中上海棉纱 价格上涨 3. 6 倍 , 棉布价格上 涨 3 . 5 倍 , 大米价格上 涨 2 . 7 倍 。 1 1 月 1 2 日 , 北 京同益兴 米面粮店 , 一 日之 内四次提高粮价 , 早 市每袋面 粉 3 . 5 元, 中午 3 . 8 元 , 下午 凌元 , 收 市时 达到 5 元 , 从早到 晚一袋面粉的价格上 涨 2 3 % 。 1 1 月 7 日 , 为平稳物价 , 上海市贸易部门 集中抛售大米 g H 万斤 , 相 当于平 日市场销售量的 1 0 倍 , 但很快为投 机商人抢 购套购 一 空 。 以上 情况 足 见建国初 期社会上投 机资本的能量 及其在涨 价风 中的恶 劣作用了 。

  物价猛 涨 , 市场不稳 , 严重地 阻碍 了 国 民经济的恢复和 发展 , 极大地损 害了 人 民群众 的利益 。 对投机商人祸国秧 民的投机倒把扰乱市场的行为 , 广大群众深恶 痛绝 , 强烈要求 人 民政府予以制止 。 能否 刹住涨价风 , 稳住市场 , 这是建国后 人 民政府在经 济战场上 面 临的一次严 峻考 验 , 引起 了党中央和 中央人 民政府的高度重视 。 19 4 9 年 7 月组 建了 中央财政经济委员 会 。 它成立后抓的第一 件重要 工 作就是稳定金 融 物 价 。 8 月 , 中财委 在上 海召开 了第一次经济工 作会 议 。 会议 由陈云 同志 主持 。 会议 在 科学分析全 国财经形 势的基础 上提出 了解 决财经 困难 , 平稳 物 价的四项办法 :

  四 、 由中财委 主持从各地 调拨 物资 , 首先保证上海 需 要 的粮食 、 棉花和煤炭 , 稳住上海 , 恢复生产 。

  会议 还统 一规定 了各地 的秋粮征购任务 、 19 魂9 年 8 月至 1 2 月份的货 币发行量和各区域之间的物资调拨计划 ; 统一 全 国税 率 ; 决定建立 由中财委领导 的统一的发行库 ; 建立全 国性的花纱布公司 、 中纺 公司 、 土 产公 司 , 集中掌握 几种重要物资 。 十分关心 经济工 作 。 他致电各中央局 、 分局 、 省 、 市区党委负责同志 , 要 他 们亲 自抓财政 、 金 融 、 经济工作 。 要求各级党委必 须经 常讨论财经 工作 , 不能以 为只是财经 业务 机关 的工作而 稍有放松 。 在党中央的大力支持和 中央人 民政府的直接领导 下 的平抑物价 、 控制市场的斗争大 体分为两个 阶段 。 以 1 9 5 0 年 2 月全国财政会议 为界 , 前一个阶段 的工作重点是打击投机 资本 , 刹住涨价风 , 树立社会主义 国营经济在市场上的领 导地 位 ; 后 一 阶段工作的重点是 对 全 国财经工作实行统一管理 , 争取财政收支平衡 , 紧缩通货 , 用 釜底抽薪和 治木的办法 , 从 根本上解决物价上涨 、 市场不 稳问 题 , 为实 现国家财经 状况 的根本好转创造条件 。

  在第一 阶段 , 为了刹住涨价风 , 稳定市场 , 树立 社会主 义 国营经 济在市场上 的领 导地 位 , 人 民政府采取了以下 一些果断和 有力的措施 。

  (一 ) 加强 金融管理 , 严禁金银外币流 通 , 取缔和 打击银元投机 活 动 。 为了统 一货 币管理 , 树立 人民 币的法定地位 , 各地在解放后 , 立 即由军管 会和 人 民政 府颁布有关金银 外币管理 办法 , 宣布人 民 币为国家法 定货 币 , 任何 人不得 拒用 ; 严禁以金 银 计价和在市场上流 通买 卖 ; 黄金白银统一 由中国人 民银 行挂牌 收购 。 但是 , 要用 人 民币把黄 金 白银挤出市场 , 绝 不是一 纸法 令就可以办到 的 。 尽管人 民政 府发布了有关货 币管理的法 令 , 但仍有不少 商人 拒用 人 民币 , 或者拿到 人 民 币后 赶快换回 货物 。 常常是人 民银行早上 发出的人 民 币晚上 又如数回到银行 。 少 数金银投 机分子更是 公 然蔑视 和对抗 人民政府的法令 , 依然 我行我素 。 其金 银投 机活 动 不但没有收敛 , 反 而更加猖 狂 。 银元贩 子公开在 大街上 兜售和 收购银 元 , 敲打银 元的 叮 哨 声响 成一 片 。 他 们公然 宣称 : “ 解放军进得 了上海 , 人 民币进不 了上 海 。 ” 在他们的操纵和哄抬下 , 市场金银 价格不 断上 涨 , 同时也带动 了物价的上 涨 。 上 海从解放 的那一天算起 ( 5 月 1 7 日) , 到 6 月 9 日短 短 的 2 3 天 中 , 黄金 的价格上 涨 2 . 1 倍 , 银元的价格上 涨 1 . 9 倍 , 市场物 价指数 上 升 了2 . 7 倍 。

  为了平息银元上涨风 , 稳定市场 , 上海市人民政府曾于 6 月 5 日向市场抛售银 元 1 0 万 枚 , 但立即被投 机资本吞 没 , 未能达到 预期 目的 。 随后 , 上海市市长陈毅 , 应 广大市 民要求 公开发表讲话 , 要求投机者遵守政府法令 , 赶快洗手不干 , 否 则政府将采取断然措施 。 陈毅 市长说 , 人 民政府反对不 教而 诛 , 但假如教而 不信 , 一意孤行 , 那就勿谓言之 不预 了 。 然而 , 投机商人把人 民政府的劝告视为软弱 的表现 。 在多次劝 告无效 , 忍 无可忍的情 况 下 , 上 海市人 民政府采取了断 然措施 。 6 月 1 0 日 , 在事先进行周密调查 和 准备的基础 上 , 查 封了上 海 市金银投 机的大本营“ 证券大楼” 依法逮捕和 惩办了 2 3 8 名首要 投机 犯罪 份子 。 其它城市也同时采取了行动 , 武汉市人 民政府逮捕 了银元投 机贩 子 2 0 0 余人 , 查封 了两家专门从事金融投机的大钱庄 。 广 州市人 民政府查获和 封闭了地下钱庄 1 7 0 家 、 梯 刀门媚 (街头银元兑换店 ) 4 9 8 档 。 在打击金银投 机分子非法 活动的同时 , 人 民政府还 加 强 了 对私营金融企业的管理和 监督 , 加强人 民 币的宣传和对城乡 市场的占领 。 通 过以上 活动 , 基本上 制止 了猖撅一时的金银投 机活 动 , 基本上把金 银挤出 市场 , 巩固 了 人 民 币的地 位 。 这 对扭 转建国初期市场的混乱状态 和初 步稳定物价起到 了积极作用 。 上 海 在查 封证 券大 楼的第二天即 6 月 1 1 日 , 每块银元的价格 由 2 0 0 0 元 人 币降为 1 2 0 0 元 人 民 币 , 大米 价格 下跌一成左右 。 第三天即 6 月 1 2 日 , 米价又下跌一成 , 食油价格下跌一 成半 。

  (二 ) 对重要商 品实 行集 中控制 、 统 一 调度 和适 时抛 售 , 对投机资本进行摧毁性 的打 击 。 投机资本在金银方面的投 机活 动受到打击和遏制后 , 他们不甘 心就此洗手不 干 , 又将 投机 目标转移和集中到粮食 、 棉纱 、 棉布 、 煤炭等关系国计民 生的重要物 资方面 。 国 民党特 务也猖狂 叫嚣 : “ 只要控制 了 ` 两 白一 黑 ’ (大米 、 棉纱 、 煤炭 ) , 就能 置 上 海于 死 地 。 ”在投机 商人 的操纵下 , 上 海从 6 月 2 1 日到 7 月 2 1 日 , 米 价上涨 4 倍 , 纱价上涨 l 倍 。 从 1 0 月上 旬到 1 1 月下旬 , 米价上涨 3 倍 , 纱价上涨 3. 8 倍 , 布价上 涨 3 . 5 倍 , 煤油 、 火柴上涨 2 倍 。 其它 城市物价上扬程 度大体和 上海相 同 。 投机资本错误估计了形 势 , 过低估计了 人 民政府的力量 。 8 月 中财委上 海会议 以后 , 人 民政府对制止 市场物价上涨 已做好了 充分的精神准 备和物质准备 , 建立 了强 有力的统 一指挥机构 , 各国营专业公司准备和 掌握 了大批物资 , 静待时机 , 予投 机资本致命一击 。 在 投 机 资本掀起第三次涨价风 时 , 从 1 1 月 1 5 日至 3 0 日 , 人 民政府每 日从东北 调运 1 0 0 0 多 万 斤粮食入关 , 把 陇海沿线的纱布调运至西安 。 天津市准备了粮食 6 0 0 0 万斤 、 布正 3 5 万 正 、 棉纱 5 0 0 0 件 。 上 海准备棉布 1 1 0 万正 、 棉纱 2 8 0 0 0 件 , 还有数千万斤粮食。 汉 口准备棉布 万 正 、 棉纱 万 件 。 西安集中棉布 万 正 。 在重庆 , 调 用大量军车秘 密把棉布 、 棉纱 、粮食从四周各地集 中到市内。 1 1 月中下 旬 , 当市场物价在投机商人 哄抬下 已达 到顶 点之时 , 中财委连续发出指示 , 指导 各地 集中时间 、 集中物资统一 向市场抛售 。 大量粮 食 、 棉纱 、 棉布涌入 市场 , 使投机 资本措手 不及 , 无法 吞 下 。 在市场规律的作用 下物价急剧 下 降 。 从 2 5 日起 , 全 国各地 国营商业 连续集中抛 售 1 0 天 后 , 粮 、 棉等商品价格 下 跌 3 0 一 相 % 。 在物价急剧 下降的情况下 , 囤积 商品 已无利 可图 , 而 且 会越囤越亏 损 , 于是 投 机资 本 把原 来囤积 的商品纷 纷抛 出 。 问题是各方都在向市场抛 售 , 只能是越抛 市场商品越多 , 商 品越多价格 愈是下 降。 很 多投机商人 的资本是用 高息向私人银 行 、 钱庄借来的 , 由于 其所 囤积 的商品亏本 , 同时还要 向银行钱庄 付出高息 , 结果是两 面 挨耳 光 , 不少 投 机商人 因 亏 累过多而破产 。 许多私人银 行 、 钱庄也因贷给投机 商人 的款项无法收 回而 倒闭 。 经过这一 次严 重打击 , 投机 资本元气大伤 , 一跃不振 , 从此 难成气候了 。

  (三 ) 加强市场管理 , 规范交易行为 , 严禁投机倒把 、 非法交易 。 为了控制市场 , 制止和 打击投机 商人 的投机 违法 活动 , 人 民政府还 运用行政力量和 法 制手段 加强 了对市场的管理 , 制定和 公布了一 系列 有关私营工商业 和交易市场的管理条 例和办法 。 如规定私营工商业必 须向有关部门登记 , 未经审查批准者一律不 许开 业 ; 建立 市场管理机构 , 设立交易所 , 实行凭证入场交易制度 ; 交易场内一律现 金交易 , 禁止买 空卖 空和场 内转帐 ; 对市场价格实行核价议价制度 , 禁止哄抬 物价 ; 对大宗采购 实行管理 , 无 论 公私均须登 记 ; 对违犯有关法令 、 囤积居奇投机倒把者严加惩处 。 人 民政府以法办事 , 言出 法 随 , 北京市 1 1 月 1 3 日逮捕 了 1 6 家粮食投 机商 , 对“ 粮老虎 ”王振廷作了公开 审判 。 上 海 市逮捕了庄丰等 7 家粮食投 机商 。 严格的法 制管理 和对 投机商人 的依法 严厉打击 , 对于 建 国初期控制市场 、 平抑物价也起到 了重要的不可缺少的作用 。

  (四 ) 人 民政府还采取各种措施 紧缩通货 , 解决市场供求关系 。 主要 的措施 有 : 发行一 亿份人 民胜利 折实公债 ; 健全和 加强 税务机关以及有关规章制度 , 增强税收工 作 ; 开 展折 实 存款 , 大力 回笼货 币 ; 除特许外 , 银行暂停一切贷款 , 并加紧催收到 期贷款 ; 暂停支 付工 矿 投资和 收购资金 (少数特殊者除外 ) ; 地方经费可以迟发者一律推迟 , 等等 。 平抑物价、 控制市场的第一阶段 的斗争 , 在中央人 民政府的精心 指导 , 各级地方人 民 政府的协同努力 , 及 全 国人 民的支持协助下 , 取得 了全胜 。 从 19 5 0 年 3 月开始 , 全 国物价 逐 渐回落和 趋向平稳 , 市场开始 向稳定有序方向发展 。 然 而 , 这只是初步胜利 , 并且 是很 不 巩固的 。 因为建国初期物价波动 , 市场不稳的根本原因是国家财政存在巨额赤字 , 人 民 币 发行过多 , 市场 求大于供 。 这个问题如果不 能得到较 好的解决 , 仍然 存在 通货膨胀和贬值 的隐患 , 投机资本也 可能死灰复燃 。 针对这种情况 , 平抑物价 、 控制市场的斗争在 1 9 5 0 年 3 月 以后 , 转入 了一个更 深层次和 更 加关键的攻坚阶段 , 即统一 财 经管理 , 增加 收入 , 压缩 开支 , 从根本上解决财政赤字和通货膨胀问题 。 1 9 5 0 年 2 月 , 中央财经委员会召开全 国财政会议 , 着重讨论了财经 管理 问题 。 会议认为 , 国家面 临的财政拮据 , 收不 敷出 , 固然 有军事行政费用 开支巨大 、 税 收不足等原 因 , 但战争时期遗 留下来的财政分散在 各地管理 , 国家收 入的大部分 , 如 公粮 、 税 收都 控制在地方 , 而 国家的主要支出 , 如军事行政费用 、 基本建设投资 、 社会救济金 却由中央负 担 , 从而 削弱 了中央财力 , 不能 不是一个重要 原 因。 1 9 5 0 年国家财政预算赤字 为 ! 8 . 7 % , 折合小米 7 0 亿斤 , 然而第一季度按预算该收的没有收齐 , 而支出部分却大大超过预算 , 赤 字为 4 3 % 。 这种情况 如果继续下去 , 后果 将不 堪设 想 , 货币发行 额将难以控制 , 通 货膨 胀 、 物 价上涨的局 面将不 可避免 , 前一段治理的成果 也 会化为泡影 。

  会议当机立断 , 决定采取断然措施 对全 国财经 工作 实行统一 管理 , 把国家财 政收 入 的主要部分集中到 中央 , 全国 物资统一 归 中央贸易部调度 , 现金统一 归 中国 人 民银 行管 理 。统一财经管理的 目的是 , 把分散在各地的财力 、 物力集中起来 , 统一管理 , 统一调度 , 统 一使用 , 增加收入 , 减少开支 , 达到 国 家财政收支平衡 、 物资供求平衡 、 现金出纳平衡 , 从根 本上解决财政赤字 、 通货膨胀和物 价上 涨 的问题 , 建立 良好 的市场环境 。 会议还决定成 立 以为主 任委员的全 国编制委员会 , 负责制定和 统 一全 国各级军政机关 人 员 、 马 匹 、 车辆的编制和供给标准 。 成立 以 陈云 为主任委员 的全 国仓库物资清理调配委员会 , 负责清 理 全国各种仓库的物资和统一调配 。 1 9 5 0 年 3 月 3 日 , 中央人 民政府政 务院发 出 了《关 于 统一 国 家财政经 济工 作的决 定》 。 决定规定 :

  (一 ) 全 国 的公粮 (除 5 一 1 5 % 的地方附加税 ) 、 关税 、 盐税 、 货物税 、 工 商税 (批准的地方税除外 )和 中央人 民政府经营之企 业 应上 缴的利润 、 折旧金一律统 归中央 支 配和 使用 。 地 方和 企业必 须按时上交入库 , 没有 中央人 民政府的支付命令 , 任何人不 能动 支 ;

  (二 ) 国营贸易机构的业务 、 物资均 归中央贸易部统一管理和指 挥 , 非经 中央贸易部批 准 , 任何部门不 得改变 由中央贸易 部规定 的业务计划和 调动国营 贸易 部门的物 资 ;

  (三 ) 一切公营企业 、 机关 、 部队及 合作社的现 金使用 、 存留均统一 由中国 人 民银行实 行计划 管 理 , 各单位和各地之 间限额以上 的交易 、 结算往 来必须 经银行转帐 、 汇 拨 , 禁止使用 现金往 来 。 决定指出 , 实行全 国财政经济管理之 后 , 可能给地方带来种种不便和 困难 , 但这种困 难 , 比之 全 国财政经 济的管理继续不统一 和 金融物价大乱而 来的困难 , 其范 围、 程度和 后 果要小得多 。 因此 , 必 须强调部分服从全体 , 地方服从中央 , 宁愿忍受若干较小的困难 , 以 避免发生更大的困难 。 中央要求各地同志对今后财政经 济工作要更加积极 负责 。 中央人 民政府关于 统一 国家财政经 济工作的决定及其所采取的一 系列措施 , 受到 各 级地方人 民政府和 全 国人 民的拥 护 。 早在 2 月全 国财政会议之 后 , 各大区 、 各省都先后召 开 了专门会议 , 传达和 讨论了中央有关统一 国家财政经济管理 的决策和 部署 , 统 一 思 想 , 提高认识 , 同时积极拟定 在本地 区贯彻 实施 中央有关统一财经管理工作的方案 。

  中央关 于 统一 国家财政经济工 作的决定发布后 , 他们立 即行动 , 认真贯彻执行 , 使统 一 国 家财政经 济工 作迅速收到预期的成效 。 从第二季 度开 始 , 中央财政收入 急剧 增加 , 补助 地方数 额相 应下 降。 第一季度各大区上 解中央的财政收入 数为全 年应 上解数的 7 . 9 % , 中央补助 地方 的数字则为全年应补助数的 4 3 % 。 到 第二 季度 , 各大区上解数为全年应上 解数的 3 9 . 9 % , 中央补助地方数则 为全年应 补助数的 . % 。 第一 季度中央财政赤字为 3 % , 第二 、 三 季度分别下降为 和 . , 到 第四季度再下降为 6 . 4 % 。 这 一年 , 全 年总收 入超过原 预 算的 3 1 . 7 % , 其 中公粮收入 超 过 4 % , 城市税收超过 6 2 . 9 % , 关税 超过 8 3 . 6 % , 盐 税超 过3 3 %, 国营企业利润及折 旧上缴超过 18 , 4 % 。 由于 这一年 1 0 月爆发 了抗美 援朝战争和其 它 原因 , 当年财政总支 出 虽 然超 过 原预算的 9 . 3 % , 但 收支相抵 , 财政 赤字 由原概算的1 87 % 下降为 44 % 。 这样的成就 , 在建国初期困难重重 , 问题成山 , 百 废待兴 , 百端待举 的情况 下 , 不 能不是一个奇 迹 。 这充分说明 了中央人 民政府是一 个有能力 、 有权威 、 有效率 的政府 , 自然受到 全国人 民的拥护和 爱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