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式1.5分彩 > 证券要闻 >

股权质押危机四伏 平仓风险再度来袭

2018-08-14 08:26

  扫描或点击关注中金在线月份以来,A股市场股权质押强平风波再度来袭。邦讯技术、千山药机相继发布了平仓被动减持公告,而金龙机电、*ST天马、奥瑞德、南风股份、融钰集团等徘徊在平仓线附近的公司也是危机重重。虽然在最近几年市场调整中,股权质押问题已经引发过二级市场几次“强平”风波,并导致监管层于今年3月12日发布了股权质押新规,但近期频频发生的债券违约危机依然曝露出目前市场中的股权质押风险似乎并没有得到太多的有效改善。

  据数据统计,截止5月23日,A股共有3489家公司存在股权质押行为,占全部A股公司比重的99.15%,市场整体已经深陷“无股不押”的境界。以23日收盘价计算,目前A股质押股票市值合计高达62855.83亿元,占两市总市值的10.14%;质押股票股数合计6087.82亿股,占市场总股本的9.79%。

  回顾历史数据,2016年1月、2017年4月、2017年7月皆大规模出现过上市公司补仓或停牌避免股权质押爆仓的情况,而最近一波“强平”风波则是发生在2017年年底,当时有数百家公司发布了风险提示,直接推动《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及登记结算业务办法(2018年修订)》于1月中旬发布,并于3月12正式实施。然而,统计2017年年底、2018年3月12日股权质押新规实施日以及目前的质押情况,除了涉及质押股份的公司占比略有下降外,在质押新规实施后,市场的整体质押比例却出现了进一步上升。

  分板块看,主板、中小板、创业板2018年5月23日的质押比例相较2017年底均有所上升,其中,中小板和创业板的质押比例较高,始终在20%以上,究其原因,这和中小企业长期存在融资困难直接相关。国泰君安分析师杨文建对《红周刊》记者表示,一些中小盘民营企业,实际控制人是个人,他们融资无论是定增还是发债券都流程复杂,向银行贷款也较为麻烦,而股权质押简单快速且成本合理,所以股权质押为这些企业提供了重要的融资渠道。

  质押新规虽然规定股票质押回购的门槛为“首次不得低于500万,后续不低于50万”,使得民营企业较多的中小创公司受影响较大。以5月23日和3月12日的数据对比,中小板、创业板公司的质押比例均出现了微幅下降,但新规对主板公司而言则未受影响,其质押率反而由新规出台前的7.08%进一步提升至目前的7.18%。

  就目前个股质押比例区间分布看,有1666只股票质押比例小于10%,占比47.34%;质押比例超过50%的个股有129只,占比3.7%。和2017年底相比,质押比例在50%以上的个股增加了10只,但和2018年3月12日新规实施日138只个股质押比例超过50%的情况相比,目前仅减少了9只;质押比例始终在70%以上的公司,目前有藏格控股、银亿股份、美锦能源、供销大集、茂业商业、九鼎投资等。整体来看,在质押新规实施后,高比例质押的风险仍未得到明显缓解。

  就股权质押而言,虽然其很大程度上解决了上市公司的融资需求,且具备了成本低、效率高、业务灵活、资金来源广的特点,业务发展也极为迅速,但其本身却是存在着很大风险的,如“对赌协议”的不确定性、股市行情的不确定性、企业经营的不确定性等。其中最大的风险就是质押股权价值的极大不确定性,二级市场上被质押股权的公司股价每天都在波动,在市场急剧下跌的情况下,股权质押的履约保障比例较低,容易面临平仓的风险,特别是一些质押比例较高的个股,在平仓抛售的风险下,可能形成恶性循环:平仓导致股价下跌,股价下跌导致更多股票质押达到平仓线,从而导致进一步平仓,如奥瑞德、*ST天马等。

  5月8日、9日、11日,奥瑞德先后发布了3份质押股份出现平仓风险的公告,第3份公告发布后,公司控股股东左洪波、褚淑霞夫妇分8笔累计质押的2.29亿股股份和1.51亿股股份,除了3笔未约定平仓线笔均已触及平仓线。当然,因其全部股份已被司法冻结,在诉讼相关事宜处理完毕之前还暂不会被强制平仓。

  奥瑞德是于2015年借壳西南药业上市,当时注入资产奥瑞德100%股权的评估值为37.66亿元,增值率高达531.53%。当时,左洪波、褚淑霞等承诺,奥瑞德注入资产2015年扣非后净利润不低于2.79亿元,2015年、2016年累计数不低于6.92亿元,2015年至2017年3年实现的累计数不低于12.16亿元。可重组完成后,奥瑞德注入资产2015年至2017年实现的扣非后净利润却与承诺数相差甚远,3年累计仅7.5亿元,与合计的承诺数相差了4.66亿元。2017年4月底,奥瑞德再度停牌进行重大资产重组,但随着收购计划失败复牌,今年5月4日以来,股价连收8个“一字”跌停,直接导致控股股东股权质押爆仓。由于左洪波、褚淑霞夫妇股权被司法冻结并且所质押股权触及平仓线,已导致其业绩补偿悬空。按照补偿协议,大股东必须解决股权被冻结和质押的事情,如果没有在补偿期限内完成,大股东必须从二级市场购买股票进行补偿。可是,如今陷入危机无力自拔的左洪波、褚淑霞夫妇,是否还有能力进行业绩补偿呢?这给投资者留下很大悬念。

  谈到股份冻结问题,值得注意的是,盛运环保、中弘股份、金刚玻璃等公司大股东的持股自5月份以来也均遭遇轮候冻结,一旦这些公司未来股价进一步走弱,不排除这些公司的控股权会出现新的变动。

  从风控角度考虑,股权质押还存在信用风险,即资金融入方带来的违约风险。当融资方因经营不善导致其财务状况恶化或因宏观经济、政策面影响出现财务困难时,将无法按约定足额归还资金,如华泰证券就踩到了奥瑞德这颗“大雷”,8天即痛失了2亿元。

  5月23日晚间,邦讯技术发布公告称,因控股股东、实控人张庆文在华泰证券办理的股权质押合约发生违约,导致华泰证券对张庆文所质押的股票进行部分减持,并于5月22日减持了60万股。在强制减持事件的背后,邦讯技术实控人张庆文目前已经接近“顶格质押”的状态,资金链状况堪忧。

  回溯这一交易背景,张庆文是于2016年12月22日将所持邦讯技术1836万股高管锁定股与华泰证券进行了股权质押式回购交易,质押期限为一年。到了2017年12月22日,张庆文与华泰证券办理了前述股份股权质押式回购交易延期购回业务,回购交易日延期至2018年3月22日。今年1月25日,张庆文又将所持邦讯技术合计1535万股补充质押给华泰证券。时至今日,张庆文与华泰证券的股权质押式回购已到期,双方就上述股权质押式回购交易延期购回业务仍未能最终达成一致意见,从而导致股权质押合约发生违约。由于张庆文暂时未按华泰证券要求进行补充质押或提前购回,华泰证券拟以集中竞价方式对张庆文质押的股票进行部分减持处置,于是5月22日发生的第一笔60万股的被动减持便由此产生。

  本次被华泰证券减持的60万股还仅仅只是“冰山一角”,张庆文仍质押在华泰证券手中的剩余股份才是投资者关注的“风险敞口”。据披露,目前张庆文在华泰证券剩余质押股份数高达3311万股,涉及违约处置的股份数也为3311万股,虽然公司表示张庆文目前正与华泰证券及相关方保持密切沟通,并将积极采取措施应对风险,但不排除在手续办理过程中,其所持有的股份再次遭遇被动减持的风险。

  就目前来看,类似情况已经在其他公司发生,如千山药机、猛狮科技、大东南、誉衡药业等公司控股股东今年以来均已先后因股权质押遭遇平仓而股份被被动减持。

  就目前不断提升的股权质押情况,就有市场人士质疑,大股东进行大量股权质押或许是其套现的新手法,毕竟上市原始股东的成本价极其低廉,有的甚至是干股,通过股权质押方式将手中股权以打折抛给了券商,当股价上涨时到期后可以赎回,而当股价大幅下跌且跌幅巨大时则干脆置之不理甚至任凭券商或质押方处置,起到变相减持的目的。如科融环境、智慧能源、摩登大道、华鹏飞等公司的股东即很可能就是采用了如此做法。

  以科融环境为例,该公司大股东丰利科技曾于2017年向长江证券资管公司质押了8079万股科融环境、融资4.1亿元,不久出现爆仓危机,丰利科技未按要求提前回购,长江资管在12月向江苏高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赔偿回购款+利息共计4.36亿元,并获得对质押股份的处置权。虽然长江资管获得质押股份处置权,但对于丰利科技而言却是成功套现了。

  同样,以智慧能源为例,今年1月24日晚间,公司公告因兑付受让北京京航安机场工程有限公司股权款项等投资需要,公司控股股东远东控股23日至24日期间,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5772万股,合计减持比例2.6%。随后的1月27日,公司又发布信息,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于1月25日将其持有的3500万股股份质押给江苏省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如此密集的减持、质押不得不让人联想到公司资金链紧张,所以大股东急于套现。

  如果说智慧能源控股股东减持、质押套现资金是为了公司发展的投资需求。那类似摩登大道,公司高管林永飞曾在2017年9月13日、18日分两笔向方正证券质押了2000万股股份,对于质押股份的用途明确表示为个人投资需求,而在今年1月24日、25日,林永飞也通过大宗交易继续对所持公司股份进行了减持。类似的还有华鹏飞的股东,2017年7月、11月,高管张京豫均通过大宗交易对公司股份进行过减持,12月20日又将所持的1555万股股份向华泰证券进行了质押,给出的质押用途同样为个人资金需求。